• 回到顶部
  • 400-150-1698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家属须知

专业问答

典型案例

  • 毒品犯罪一审判处死刑二审成功保住性命

    湖北省宜昌中级人民法院查明,张某、梁某、陈某、田某共同运输、贩卖毒品海洛因2850.06克;师某贩卖海洛因2850.06克;冉某、杨某、李某参与贩卖海洛因750克;陶某参与贩卖海洛因400克;周某参与贩卖海洛因400克,单独贩卖甲基苯丙胺3.81克及甲基苯丙胺片剂135.71克;陈某非法持有海洛因109.52克。被告人张某被宜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为贩卖、运输海洛因达2850.06克,且为该犯罪团伙的主犯,判处其死刑,被告人张某不服,上诉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42 2020-11-25
  • 刘小某故意杀人案成功改判

    本网刑辩团队律师辩护案例入选《刑事二审再审改判案例》对于律师行业辩护起到指导参考作用。《刑事二审再审改判案例:诉讼过程与争点剖析》由北京市律协主导,北京市律师协会智库重大复杂案件课题组策划组织北京一线律师编写。精选十七个有代表性的刑事二审再审改判案例,加以整理汇总。每个案例均提纲契领地整理了清晰的争议焦点、关键词及简要的案例介绍,案例主体部分具体包括公诉书、各个审次判决文书、律师辩护词、办案律师辩护思路总结、专家点评等内容,向读者展陈了律师办案的全过程,真实细节地展现了律师的办案技巧与办案智慧。

    134 2020-11-24
  • 过失致人死亡罪获轻判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与过失致人死亡罪
    秦某与其妻子的哥哥郑某合伙经营一家建材商店,由于经营问题两人发生激烈争吵,郑某朝着秦某面部扇了两个耳光,秦某随手向郑某面部猛击一拳,致使郑某倒地头部撞在一大型钢制弯头的边缘,秦某见状赶紧与商店雇员张某、薛某一起将郑某送往医院,郑某在被送往医院途中因伤势严重而死亡。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秦某如何定罪问题存在两种意见,一种认为秦某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一种认为秦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第一种意见认为,秦某明知建材商店内堆满钢制弯头而拳击被害人郑某的脸部,致使郑某倒地,后脑部受到严重撞伤而死亡。存在明知自己行为产生社会危害结果而放任这种危害结果发生的间接故意,应当承担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

    78 2020-11-23
  • 张某某盗窃三十次不起诉

    张某某在北京某超市通过多点自主结账,多次扫描商品后删除部分商品,只结账扫描商品不结账删除部分然后全部带走,被公安机关认定实施盗窃三十次,涉及金额近二千元。张某于2020年12月11日涉嫌盗窃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某区分局刑事拘留,2021年1月4日被取保候审。
    根据我国刑法及北京高院量刑指导意见,两年内盗窃三次的,应当在三个月拘役至九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起刑点,每增加一次增加一个月至三个月刑期。按照以上规定,张某最低刑罚为两年六个月。

    47 2021-07-21
  • 网络盗窃、诈骗罪成功减轻处罚

    被告人申某在网上认识一位漂亮女友,为了获得女友欢心便多次为其购买奢侈品及一起到世界各地旅游,过度消费带使申某日不敷出,于是便秘密使用女友信息及手机多次在支付宝、京东等平台贷款后再转入自己账户,偷偷使用女友绑定在微信账户的某银行信用卡套取现金以及以各种名义向女友父母借钱,总计涉案金额高达75万余元,等女友发现后便不辞而别。

    66 2020-11-22
  • 辛某、张某敲诈勒索罪获减轻处罚

    上海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辛某、张某犯敲诈勒索罪,以性爱照片、暧昧短信相威胁,勒索被害人苗某财物,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4条之规定,提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惩处。
     本案基本事实是,公司副总经理苗某在一次招聘会上与推销员辛某相识,后发展为情人关系,苗某承诺每月给辛某发1万5千元人民币,并为辛某在外地某区租下一套两室一厅公寓,要求辛某专门陪他消遣。过了一段时间后,苗某因种种原因不再按时给付辛某承诺的费用,半年后两人分手。 被告人辛某觉得不能白白陪苗某半年多,便伙同张某以把两个人在一起的性爱照片、暧昧短信告知其家人和单位为由,向被害人苗某索要青春损失等费用人民币50万元。在某区咖啡店内,被告人辛某、张某接受被害人苗某给付的人民币50万元现金后,在走出咖啡厅上车时被公安机关抓获。
    根据刑法第274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规定,敲诈勒索30万元至50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应当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65 2020-11-22
  • 薛某受贿罪被判缓刑

    某市公诉机关指控,国家工作人员薛某在担任某区办公室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8次收受当事人现金及特定关系人受贿总计69320元。控辩双方对薛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并无异议,争议焦点在于薛某受贿数额的认定,以及是否存在法定减轻或从轻的情节。

    辩护人认为:

    (一)薛某在参与办公楼改造施工队招标过程中,收受施工队负责人赵某12000元不应认定为受贿行为。受贿罪的构成要件之一是“利用职务上便利为请托人谋利益”,本次招标活动有区基建部门负责,薛某并不是该次招标活动的评审或参加人员,并不具备职务上便利这一条件,也没有发现薛某实施了通过有关人员为赵某争取中标机会等行为。没有薛某主动向索取施工队负责人赵某财物的证据。事实上,赵某送钱时,只讲给孩子一点见面礼,并没有证据证明薛某与赵某有过事前同谋或者承诺实现利益,也没有发现其他认定这次收受赵某钱物属于受贿行为的证据。

    73 2020-11-21
  • 王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提起公诉】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5年9月25日向北京市丰台区法院提起公诉。提请丰台区人民法院依法惩处。
     
    【基本事实】
    经审理查明:
    2014年至2015年5月期间,被告人王某担任某公司某总监期间,被告人在与业务往来单位签订、履行合同及结算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多次索取、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35000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被告人在与A公司业务往来期间,索取该公司员工刘某贿赂款人民币8000元。
    2014年年底,被告人在与B公司业务往来期间,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贿赂款人民币7000元。
    2014年年底,被告人在与C公司业务往来期间,收受该公司员工程某共计人民币20000元。
     
    【辩护意见】
    本网李律师代理被告人王某,发表辩护意见:被告人王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
     
    【法院认为】
    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罪名准确,被告人王某在庭审过程中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58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