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400-150-1698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更多>>

热门百科

 

多年前接触到“法律共同体”一词,大意是指由法官、检察官、律师以及法学家等组成的法律职业群体,重心是法律工作者之间平等与尊重,旨在共同推动法治中国建设的进步与发展。最近我在一起网络盗窃、诈骗案的辩护中,深切体会到了律师、检察官与法官之间针对案件的良性互动,可谓是一次成功沟通。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申某在网上认识一位漂亮女友,为了获得女友欢心便多次为其购买奢侈品及一起到世界各地旅游,过度消费致使申某日不敷出,于是便秘密使用女友信息及手机多次在支付宝、京东等平台贷款后再转入自己账户,偷偷使用女友绑定在微信账户的某银行信用卡套取现金以及以各种名义向女友父母借钱,总计涉案金额高达75万余元,等女友发现后便不辞而别。

 

北京市公安局某区分局2020年4月以贷款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和诈骗罪将其逮捕。

 

 

二、无罪辩护已无可能,减少罪名是被轻判的一个合理途径

 

申某在卷宗中多次明确承认套取女友的贷款平台密码,谎称自己不方便请女友刷脸进入贷款平台等行为,明显属于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女友在收到贷款平台催缴信息得知真相后,申某便以感情不和为由不辞而别,符合非法占有为目的表现形式,无罪辩护已经没有可能。

 

现有证据已明显证明构成犯罪的情况下,辩护律师就应该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想办法实施从轻、减轻辩护。申某被逮捕时涉嫌三个罪名,根据刑法数罪并罚的规定,执行刑期在其中最高刑期以上及总刑期之和以下的范围内决定。信用卡诈骗、贷款诈骗其中有一罪数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应当判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照此计算,数罪并罚的刑期一般会判10年左右,甚至会更长,减少罪名是被轻判的一个合理思路。

 

三、构成盗窃罪还是诈骗罪存在争议

 

 辩护思路已定,那就试着将贷款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合并成一种罪名,因为申某伪造租赁合同和照片向女友父母借款3万元的行为属于诈骗,基本没有改变定性的可能。

 

辩护人认为申某行为并不符合贷款诈骗罪,比如并没有编造引进资金或者项目等虚假理由,也没有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进行贷款等等。更重要的一点还在于,在特殊虚拟网络环境条件下,贷款平台在得到真实密码与刷脸要求后,给付的贷款由密码持有者与刷脸人承担归还义务,因而贷款平台并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受害者,构成贷款诈骗罪很牵强。申某虽然偷偷使用女友绑定在微信账户的某银行信用卡套取现金,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本案并没有司法解释所称的信用卡,不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构成条件。

 

在虚拟网络条件下以上两种行为如何定性,是构成诈骗罪还是盗窃罪引起辩护律师、检察官与法官之间的广泛讨论。

 

辩护律师认为认定构成这两罪均有缺陷,比如认定构成诈骗罪,缺乏受害人因受骗而“自愿”交出自己财物这一关键逻辑结构环节;而认定构成盗窃罪,案发时因钱款归贷款平台所有或者直接占有,其女友当时并不是财物的所有者或者直接占有者,被认定为受害人身份似乎也不十分确凿。就此,辩护律师与办案检察官及法官展开了沟通,他们经过讨论认为目前司法实践中此类案件一般被判诈骗罪或者盗窃罪,但司法实践中被认定为构成秘密窃取受害人财物的盗窃罪居多,以上两种行为最终被改定为盗窃罪。

 

四、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盗窃公私财物犯罪数额达到40万元的,在10年至12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在案发前主动将赃物放回原处或归还被害人的,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本案申某被认定盗窃金额总计62万元,虽然案发前已经归还27万元,按照以上案发前归还受害人数额仍然需要计算入盗窃罪金额的规定,早已超过了数额特别巨大,仅此罪就极有可能判处10年以上徒刑,可谓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辩护律师认为,鉴于新型网络盗窃犯罪不同于一般盗窃犯罪,普通盗窃犯的受害者是案发时财物的所有者或直接占有者,这部分被归还的财产所有权或占有权在案发时还是受到了侵害,因而被计算入盗窃金额是有道理的。而本案受害人(其女友)当时并不是财物的所有者或实际直接占有者,钱款的所有者或直接占有者是贷款平台,行为人实施盗窃时并没有侵害到受害人(其女友)的所有权或者占有权,未归还的因需要受害人(其女友)承担归还责任才被侵害,故被害人(其女友)实际被侵害的财物应当扣除掉已经归还部分。

 

公诉书量刑部分,没有把申某已经归还的贷款计入盗窃额。

 

五、判决内容及结果

 

在申某涉案的75万余元中,申某在二手车平台购车被害人父母垫付的10万元属于民事纠纷,被人民法院认定盗窃金额62万余元(案发前归还27万余元),伪造合同及租赁场地照片,虚构开设公司诈骗被害人父母3万元。辩护律师提出的申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初犯,认罪悔罪,获取的钱财主要用于其与被害人共同花销的辩护意见,被人民法院采纳;对被害人疏于管理自身钱财的辩护意见酌情考虑。

 

申某最终被减轻处罚,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8个月,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

 

六、感悟

 

本案涉及金额虽然不大,但因牵扯各种性质的金融贷款平台近10余家,网络贷款几十余次,期间由简易程序变更为普通程序,补充侦查一次、延长审限一次,最终判决却得到了控辩审等各方的认可,与法官、检察官认真听取律师意见及相互尊重有很大关系。比如检察官在得知律师在会见被告人后主动到看守所门口与律师沟通,法官多次打电话针对案件定性与律师探讨,律师发表意见时检察官和法官从不打断而是耐心倾听……。

 

虽然辩护律师对本案网络犯罪部分还是倾向于认定诈骗罪,虽然还希望被告再被轻判一些,但从这次辩护中确实感受到了法律工作者之间的平等与尊重,这就是法治中国建设的一点一滴,正是一点一滴汇成了江河大海,为了这一点一滴向本案的检察官、法官致敬。

(注:本文作者为北京执业律师 李红钊)

 

网络盗窃、诈骗罪辩护律师与检法一次成功沟通

2020-12-21
2020-12-23
2020-10-15
2020-12-21
2021-01-07
2021-01-04
2021-01-04
2020-12-24
2020-12-25
2020-12-20
2020-10-15
2020-10-15
2020-10-15
2020-10-15
2021-01-18